快捷酒店用火碱勾兑洗涤剂洗床单 PH值严重超标

3月17日深夜,南沟村的洗涤厂灯火通明。分拣、洗涤、熨烫都挤在一个脏乱的小车间内。

3月20日,7天连锁酒店(北京鸟巢体育场店)门口,丰台区大灰厂村的洗涤厂工人将待洗的布草搬运上车。

大灰厂村洗涤厂,一袋25公斤的火碱堆在洗衣机旁。

3月17日上午,南沟村的洗涤厂,工人在地上分拣布草。

4月8日,7天酒店(刘家窑地铁站店),浴巾的PH值达9.09。

带血、带呕吐物的床单混在一起洗,加把火碱全变白,这就是一些快捷酒店床品日常的清洗方式,“放心使用”的标语再贴心,你还能在酒店床上放心安睡吗?

对于注重成本的快捷连锁酒店来说,鲜有自己的洗衣房来进行床品、毛巾的洗涤,而是将此项业务外包给第三方进行火碱洗涤。除了7天、速8、海友、星程、格林豪泰等快捷酒店,火碱洗涤厂名单中还有4星级的远洋酒店。

经权威机构测试,北京7天酒店(刘家窑地铁站店)毛巾、浴巾的PH值达到10左右,已严重超出人体所能承受的正常值6.5至7。

“酒店纺织品碱度超标、氯超标都会导致皮肤瘙痒”协和医院皮肤科住院医师向以魁表示,过酸、过碱还会破坏皮肤的免疫屏障,诱发皮肤病。

住酒店身上发痒是水土不服?

很多人外出住酒店时,都会觉得皮肤阵阵发痒,以往,人们把原因归结为水土不服,但实际上,可能是床单被罩没洗干净所致。

“酒店床单不干净,一晚上身上发痒,好不舒服”。年前在一家快捷酒店住宿后,北京的于先生微博吐槽并提醒其他消费者不要入住。

在不少生活服务类APP上,也常有消费者反映酒店卫生问题。“枕头上有头发”、“床单上有血渍”、“床单没有及时更换,被褥不太卫生”、“7天越来越不好了,浴巾黑的不行。”

更严重者,消费者住两晚酒店后患上了皮肤病。据南京媒体2015年报道,在北京工作的刘小姐去南京出差,入住一家快捷连锁酒店,两天后,刘小姐感觉皮肤瘙痒被诊断为荨麻疹。刘小姐怀疑跟酒店的浴巾不干净有关。

酒店方则以皮肤病发病原复杂为由拒绝向刘小姐支付治疗费。

2014年10月,南京市消协曾联合商务执法部门对南京市10家快捷酒店纺织品进行质量检测,结果10家当中9家PH值超标。

“酒店的床品是否真的洁净、卫生,消费者无法用肉眼看出来,所以这块儿的监管和处罚力度乏力。”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潘炜介绍,大多数快捷性酒店的洗涤业务都是外包给第三方,其自身很难对洗涤质量进行检测把关。

酒店呕吐物、血渍床单混着洗

布草简单来说就是纺织物。丰台区长辛店镇大灰厂村和南沟村的洗涤厂专为快捷酒店、小旅馆清洗“布草”。

两家洗涤厂均位于村中偏僻处,门口无任何标识。

大灰厂村内的洗涤厂门前并无招牌,看上去就是一处农家小院。黑绿色的脏水沿着院墙直排入院外的砖窑坑,连同一旁的垃圾堆,散发着阵阵臭味。

3月10日下午5点,洗涤厂内热闹起来。从酒店收回布草的三辆车开进大院。四五名员工将整包布草从车上扔到厂房地面。

洗涤物品记录单上显示,这家洗涤厂的对外名称为北京朗洁洗涤服务中心。

地面上的布草很快被进行分拣。所谓分拣,就是将床单、被罩、枕套、毛巾简单分开。

分拣员周岩(化名)是个老员工。他无需抬头就能熟练地将床单被罩准确地扔进筐中。

有些床单有明显的血渍、大片呕吐物,周岩视而不见,“只要分开就可以了”,他仍旧低头机械地扔着床单。

位于南沟村的洗涤厂亦是如此。3月16日,新京报记者入职该洗涤厂做小工。

这家洗涤厂规模较小,但已经营十多年,送货单上的名称为北京瑞丽雅清洗服务有限公司。

除了院内的锅炉烟囱,这家洗涤厂与普通住家无异。厂房的角落是员工厨房,运送来待洗的布草就堆在厨房边下水道箅子上。

3月17日下午,刚运送来的10余包布草待分拣。“都过来干活,洗完才能下班!”老板娘李清(化名)喊来厂内10几个员工。

瞬间,10余包布草包裹被摊在地上,有床单被罩直接被仍在下水道旁,沾满油渍。为加快效率,有员工甚至穿鞋踩在床单上分拣。

加入火碱,多脏的床单都能洗白

洗涤厂的机器24小时运转,员工每天工作也超过12小时,直至将当天收回的布草洗完为止。洗涤600套布草,一天需用一袋半火碱,将近40公斤。

装机洗涤可是个力气活儿。在大灰厂村洗涤厂,这项工作由两个年轻小伙子来做。

“这一锅装了79条被单”,洗涤工张庆(化名)将床单塞得瓷瓷实实。

加进大半袋洗衣粉还不够,张庆又加入了1000ml片碱(火碱),“不加洗不干净,不脏的话加二三百毫升就行。”

张庆说,碰到锈渍还要加草酸,污渍严重的话还要用到彩漂氯漂,“草酸、氯漂刚好最近用完了,老板还没补货,只好多用片碱。”

据工人透露,在大灰厂村洗涤厂,一天的洗涤量为一千余套布草,南沟村的洗涤厂一天洗涤600余套。

记者在厂内的工作主要是折叠烘干好的被单、毛巾,由于火碱具有腐蚀性,三天下来,手指有明显的烧灼感。

“其实都没给他们认真洗。”南沟村的洗衣工杨宝路(化名)透露,清洗布草就靠强力洗衣粉、火碱加漂白液。“火碱的特点就是多脏的床单都能洗白了。”

洗涤600套布草,一天需用一袋半火碱,将近40公斤。

洗涤厂也会看酒店脸色干活儿。杨宝路说,有时候,酒店检查仔细,看着没洗干净或床单发黄,会打电话过来询问。工人们下次洗时就加点中和酸。“中和酸比片碱贵,一般不怎么用。”

按照洗涤流程,用中和酸是洗涤布草必备的程序。在南沟村洗涤厂中和酸被扔在角落很少使用。

据国有洗涤厂专业人士介绍,如果不加中和酸,会有碱残留,时间一长洗涤物容易发黄,也容易破损。加入火碱碱性太大,顾客用了碱性超标的床品会觉得痒。

据公开资料显示,火碱又名氢氧化钠,为一种具有强腐蚀性的强碱。广泛用于造纸、炼铝、炼钨和肥皂制造业。

强碱在网上可随意买到,咨询时卖家也不会询问用途,并称量大价格从优。而这些化工原料的使用也没有相关规章进行规范。

洗涤厂业内人士分析,问题床单的背后是洗涤业缺乏监管以及价格战引发的生存危机。

该人士介绍,一些不规范的洗衣厂为了生存,以很低的价格承接生意,使用低成本的工业火碱,为降低成本少用或不用中和酸,导致布草洗后碱度超标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他说,这些郊区的小厂,一台机器一小时能洗100公斤布草。1000套布草,按照5元一套计算,可以赚30%至40%的利润,一个月可赚4.5万至6万元。

“洗白”布草送进快捷酒店

通常,凌晨四五点,洗涤厂才会结束一夜的工作,准备将洗好的布草打包装车。它们大部分被送到了城内的快捷酒店。

在大灰厂村洗涤厂,从装袋开始,7天酒店的标识就会显示在封包上。

在印有“毛巾封包、包包放心”字样的袋子里,浴巾还冒着潮气。员工们为了求快,往往在布草还没完全烘干时就进行打包。

对此,解放军第309医院皮肤科副主任马慧君表示,潮湿的毛巾容易滋生细菌,可引发荨麻疹、疱疹等皮肤病。

洗涤物品记录单上显示,洗涤厂的客户有7天连锁酒店多家分店,分别是总部基地一店、二店、刘家窑、宋家庄、崇文门、望京、京奥顺、航天桥、卢沟桥、鸟巢等分店,此外还有速8家酒店崇文门分店、豪庭酒店、北京市卫生局宾馆等。

3月13日,早上8点,记者跟随司机送货至七天酒店总部基地一店、二店和刘家窑地铁站店。这三家共有近200套布草。

3月20日早,记者再次跟随一辆厢式货车出发,9点半左右,布草送到7天卢沟桥分店。司机和跟车员工将七八包褐色包裹的布草送到二楼走廊,清点结算后又将脏的布草打包带走。

3个小时后,两人又到达7天连锁酒店(北京鸟巢体育场店)送去布草。

位于南沟的洗涤厂客户中不仅有7天(北京苹果园地铁站店)、速8(北京南站店)等酒店。还有格林豪泰(门头沟店)、海友酒店(北京丰台大成路店)、星程酒店(北京西站店)、睿士主题连锁酒店、北京简时尚宾馆、优优客酒店、北京莫丽酒店、中青悦来酒店、毕节丽景商务酒店、西直门酒店、莱尔森宾馆,甚至还有4星级的远洋酒店。

因服务酒店众多,这家洗涤厂分上下午两次送货。

3月23日中午1时许,一辆金杯车满载洗好的布草从南沟出发,1个小时后到达位于青塔附近的吉祥园宾馆以及海友宾馆(北京丰台大成路店),傍晚又到星程酒店(北京西站店),将这三家送完后,司机又载着脏布草返回。

测试实验

毛巾PH值过10放心使用不可信

“洁净毛巾,包包放心”,相信不少旅客住进7天酒店都会发现贴在墙上的这条宣传标语。

为了验证这些用火碱洗涤的毛巾及床品。4月8日,新京报记者入住7天连锁酒店(刘家窑地铁站店),用PH测试笔进行了现场测验,并全程拍摄记录。

记者带了一桶知名品牌蒸馏水和PH测试笔进行测验。

在量杯中倒入250ml的蒸馏水,PH测试笔上数字显示为5.48。记者将一袋浴巾拆封,把浴巾的一角浸入蒸馏水中,一分钟后,PH测试笔上的数字显示为9.09。

随后,记者又重新倒了250ml的蒸馏水,PH测试笔上的数字显示为5.55,随后记者将枕套的一角浸入蒸馏水中,将近两分钟后,PH测试笔上的数字静止在8.82。

4月8日在海友酒店(北京丰台大成路店),记者以同样的方法进行了测验。毛巾的PH值达到10.03;枕套的PH值也达到9.90。

4月15日,记者委托北京市纺织品行业权威检测机构分别对星程酒店(北京西站店)及7天酒店(刘家窑地铁站店)的毛巾、浴巾及枕套进行检测,结果与测试笔接近。

工作人员依据GB/T7573-2009纺织品水萃取液PH值的测定标准进行检验。结果显示,星程酒店(北京西站店)的毛巾,PH值为10.1,枕套PH值为9.8;7天酒店(刘家窑地铁站店)的浴巾PH值为9.9,枕套PH值为9.6。

实验分析:按照我国《公用纺织品清洗质量要求》规定,洗涤后纺织品湿态的PH值应在6.5至7.5之间。北京市《旅店业用纺织品标准》规定,洗涤后被套、枕套、床单、毛巾的洗涤pH值达到6.5至7。

湖南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李旺老师表示,人体体液的PH值为7.4,呈弱碱性。当接触了碱性更大的毛巾、床单时,微小的碱性颗粒残留在人体皮肤上,经汗液中和,很容易引起过敏,产生灼热感,发痒、发红。

协和医院皮肤科住院医师向以魁进一步解释,由于皮肤的PH偏酸性,皮肤屏障有酸碱中和作用。如果布草PH值偏高,长期使用就容易得皮肤病或者使原有的皮肤病加重,诱发瘙痒、湿疹、特应性皮炎等。碱性太强超过皮肤耐受能力还会引起接触性皮炎。

追问

监管乏力,强制标准缺失

酒店布草存在如此多问题,是否有相应的标准约束?记者查阅了解到,关于洗涤行业标准,只有一部《洗染业管理办法》。

而这部《洗染业管理办法》也并非强制性标准,为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和环保部门联合颁布的原则性条款,围绕该办法的地方法规和标准也很少见。如洗涤厂硬件要求、洗涤剂如何使用等均无国家强制性标准。

除去标准,监管乏力也是洗涤业务面临的问题。洗涤业围绕市场监管、卫生、环境等各个方面。工商、质监、卫生、环保等多部门都有涉及。

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潘炜介绍,目前,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有700多家会员,公用纺织品有100多家。北京市有90多家会员单位,公用纺织品企业有20多家。

潘炜说,目前北京有全国最先进的洗涤厂,正尝试洗衣租赁服务,布草属于洗涤厂,酒店只有使用权。由于投入过大,与小厂相比无价格优势,但仍处于发展阶段。

潘炜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可以在制度政策上进行倾斜、对资金投入进行鼓励,引导市场对洗涤厂进行整合,使这种经营模式扩大,提高服务水平。

三甲医院强制消费:待产包必须在医院买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生育的产妇越来越多。产妇护理包、婴儿用品包,医院提供这些商品原本是为方便患者。但记者在云南省一些三甲医院调查却发现,院内小卖部垄断经营,医护人员成了促销者,医生要求患者购买指定物品,不购物不做检查。

待产包、婴儿包不买不行 医生产房门口收钱

4月7日上午,三甲医院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产科产房大门紧闭,毛玻璃材质的门上贴有“产房重地、禁止入内”字样,门口围着十来名产妇家属。9时50分许,一名女性医护人员从产房内打开门,其手术服左胸印有“昆医附二院手术室”字样,没有佩戴帽子、口罩和手套。她对着人群喊道:“许京芬的家属!”“来了。”一名身着白衬衣的男子连忙应声向前。

家属:大部分待产物品自己准备了 但医生不准用

“把钱拿给我!725元。”男子递过准备好的一叠钱,这名医护人员点了一下,说:“待会找零给你。”说完退回了产房。许京芬的家属告诉记者,这是医生要求购买婴儿包和待产包的钱,“里面有抱被、纸尿裤、吸收巾等,大部分我们都自己准备了,但医生不准用。”

△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院内超市购物小票(4月7日摄)

不一会儿,产妇刘倩的家属又被叫上前,递给这名医护人员深蓝、浅蓝两个提包,这是他们提前在医院买好的。“你一定要提前买好这两个包,否则可能误大事。”据刘倩的丈夫说,妻子在进产房前做B超时,产科B超室医生问他有没有购买待产包。“我说没买,她说等我买了再给做B超。我到楼下小卖部买了回来再重新排队,等B超单打出来羊水都破了。”刘倩的丈夫说。

家属:医院的待产包价格贵 很多东西用不上

据记者1个多小时的观察,产房医生多次开门收钱,或接收家属提前买好的待产包。在此期间,一名护士用载货小车拉着一堆待产包进入产房。多名家属对记者表示,医生明确要求到医院小卖部购买这两个包。“价格贵,很多东西用不上。”一名家属说。另一名家属在一旁小声抱怨:“媳妇在里面躺着,要你交钱你敢不交?”

在产科接待台,记者向一名女医生咨询:“婴儿包自己准备行吗?”“不行!”“怎么办呢?”“统一在这里买!”

待产包多在科室或指定商店购买 价格300-700元

3月31日,在云南省最大的医院——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办理入院手续处,产妇李敏在登记入院信息时,医生吩咐其家属到便利店购买待产包。

另一名产妇谢琼雁在登记时,这名医生拿出一份《入(出)院健康指南》,在“新生儿用品包”处画了一个大圈,“这个必须要买,你到一楼便利店买!”

△资料图

3月9日,在昆明市妇幼保健院产科,记者发现这里同样要求产妇购买指定待产包,而且待产包由产科代售。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医院都有共同点:在科室或到指定的院内商店购买,院内、院外周围只有一家商店出售指定物品;只能用现金,价格在300多元至700多元不等。

有医院两年待产包卖了240万元

据了解,各科室尤其像产科、儿科的患者在治疗、住院过程中均会不同程度需要一些医辅或生活用品,这些商品不属于医疗用品,医院并不能出售。

为何强制买指定待产包?医生:自带物品未消毒易引起感染

为何强制要求购买指定待产包?附二院产科4月7日当班护士对记者表示,家属自带的抱被等物品未经消毒,进产房易引起感染。附一院产科医生说,按照消毒管理办法规定,接触皮肤黏膜的医疗器械、器具和物品须达到消毒水平。院内小卖部出售待产包为患者提供了方便。

有患者提出质疑,以附二院内小卖部出售的725元的两个包为例,内含新生儿抱被、血液垫、吸收巾等21件物品。“就算里面真空包装的婴儿抱被是合规定的,难道不能缺什么买什么吗?”一名家属说。

根据记者了解到的情况,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附二院小卖部销售了待产包6000余套;2015年1月1日至2016年4月,附一院便利店销售待产包内主要物品售价203元的婴儿睡袋7900余件。

附二院小卖部两年时间内待产包一项销售额超过240万元;附一院便利店开业六年销售额超过9000万元,2015年接近1300万元,其中婴幼儿用品一项近120万元。

附一院、附二院均否认存在强制消费

5月6日,附二院副院长邓丹琪对记者表示,根据院内规定,严禁在医务科室出售物品,严禁科室收现金,严禁强制患者购买商品。邓丹琪随后说:“医院日前对产科和儿科进行了检查,没有强制患者购买物品的行为。”

邓丹琪同时表示,患者在医院内需要使用的生活用品不属于医疗用品,所以也不存在规范化的要求,无论是自带还是新买只要能用就行。

有医院便利店和科室之间按比例分配利润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便利店有两种管理方式:一种是由个人承包,其经营所得表面上与医院毫无关系;另一种是医院“借壳”经营,其营销收入进入医院财务。

5月6日,邓丹琪对记者表示,院内出售待产包的小卖部从2009年开始向社会公开招租。记者发现,小卖部营业执照上的经营性质是“国有分支机构”,食品流通许可证上的主体类型是“国有企业”。6年多来,这个小卖部一直租给一名叫董晓云的人,此人是附二院的一名职工。

以产科需要的待产包为例,记者粗略调查发现,院内3家小卖部,院围墙一周约6家小卖部,再远一些有10多家商店、药店均无此待产包出售。与这家小卖部一墙之隔的另一家个体经营的小卖部,店员笑笑说:“你去他们家买,我们不卖。”

△资料图

5月12日,附一院副院长倪师今对记者表示,院内便利店由医院全额投资,实行医院财务统管,进行独立核算。由于医院无权经营小卖部,便以职工张琳名义办理了营业执照。张琳出具的情况说明显示,该便利店实际归属于医院,经营收入与其无关。

据记者了解,附一院便利店和科室之间存在分配比例。例如,涉及儿科的商品,按销售收入分配,儿科96%,便利店4%;涉及营养科产品,肠内营养制剂类按销售利润分配,营养科85%,便利店15%;诺伽特商品(营养品)按销售利润分配,医院1/3,营养科1/3,便利店1/3。

倪师今解释,此分配方式仅为考核便利店的计量方式,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用于聘用人员工资和场地成本。附一院财务部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中称:“所有涉及项目的收入均未作分配。”

专家:此现象并非云南独有 大部分医辅用品销售已成灰色地带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介绍,这种现象并非只在云南部分医院存在,在一些医院,包括待产包等在内的大部分医辅、生活用品销售已经成了一个灰色地带,卫生、工商等部门应完善行政监督,严查强制消费背后可能存在的利益输送,严查一些科室通过小卖部产生的“自留地”“小金库”,保障患者合法权益。

海南作坊自制“硼砂毒粽” 女子获“从业禁令”

  作坊自制“硼砂毒粽”琼海一女子获刑
  被告人在缓刑期内禁止从事生产、销售粽子的活动
  海南日报海口8月18日讯(记者丁平通讯员周忠胜)今天,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2016年6月8日端午节前一天开庭的一件“毒粽子”案进行宣判,被告人陈某娟因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7000元;禁止被告人陈某娟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生产、销售粽子的活动。这是海南一中院首次作出“从业禁止”禁令。
  海南一中院一审审理查明,被告人陈某娟长期在位于琼海市嘉积镇的家中制作粽子,并拿到嘉积镇西门市场摆摊销售,从2015年开始还销售给琼海市嘉积镇爱华路某美食楼。为增加粽子粘性并缩短煮粽子的时间,陈某娟从2014年6月份左右开始在粽子中添加少量硼砂。2015年5月21日,琼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某美食楼出售的粽子进行抽检,发现其中含有不得添加的物质。经查,粽子系陈某娟生产后送货给该美食楼销售。2015年6月11日,琼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陈某娟家里的生产作坊进行检查,查扣到已包好的生粽子40个、疑似硼砂的白色粉末1袋和其他食品原料。经海南省食品药品检测中心检验,陈某娟制作的粽子中含有硼酸/硼砂247.02mg/kg;经中国广州分析测试中心司法鉴定所检验,白色粉末为硼砂。根据国家卫生部《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和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品种名单(第一批)》的规定,硼砂属于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的非食用物质。
  海南一中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某娟其行为已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陈某娟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鉴于陈某娟的犯罪情节较轻,且有悔罪表现,宣告缓刑对其所居住社区也不会造成重大不良影响,故对陈某娟可宣告缓刑。同时,根据陈某娟的犯罪情况,可禁止陈丽娟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粽子生产、销售活动。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被告人陈某娟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据悉,这是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自刑法修正案(九)公布以来,首次作出的首例“从业禁止”的刑事判决。

女子要给骗子汇21万 民警阻拦被指"不了解情况

  生活报11月15日讯 “你是李丽(化名),你的身份证号码是……,你的家庭成员都有……你的账户涉嫌毒品案件……”日前,齐齐哈尔市的陈女士接到这样一则电话,她当即按照“指令”上银行取出21万元准备汇过去,幸好被警方拦下,避免了巨额损失。
  据警方介绍,10月27日下午,四十多岁的女子李丽逛街时突然接到一个“公安来电”:“你是李丽,我们是公安局的,你的身份证号码是……,你的家庭成员都有……你的账户涉嫌毒品案件洗黑钱,请你将21万元汇入这个账户,证明你的清白。待调查结束后,如果你是清白的,我们会把钱退还给你。”刚开始李丽没信,可聊着聊着她发现对方啥都知道,“我们家的信息他全知道,应该真是公安局的。”随即李丽跑到银行取出21万元,当她准备汇款时被齐市警方驻银行的反诈骗辅警发现,当即通知了市局刑警支队,最后联系上龙沙分局彩虹派出所,辖区民警立即找到李丽,并阻止其上当受骗。
  见到突然出现的民警后,没想到李丽竟然对民警的提示不相信:“刚才是外地警方打来的,你们不了解情况,我还是先把钱汇过去……”、“大姐,我们警方没有这么电话办案的,这不符合公安部门的工作流程……”经民警详细说明,及时阻止了已信以为真的李丽汇款,并联系其家属,防止其再次上当。

吉林一检察官用微信劝回境外在逃人员

  吉林某公司的出纳为满足个人欲望,贪污公司220万余元并畏罪潜逃到国外,办理此案的女检察官只用微信便将其“聊回”国内并自首。
  “事发时马上就到国庆节了,而我的国庆节,都是跟朴某的聊天中度过的。”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李尚女说。
  9月27日,吉林省某公司的会计孙某发现,公司出纳朴某(女)已经好几天没上班了,便打电话联系朴某,发现电话无法接通,去朴某家里也找不到人,孙某便以人口失踪向公安部门报案。9月28日,孙某发现公司有220万余元的账目有问题,怀疑朴某涉嫌贪污便向和龙市检察院报案。
  负责办理此案的李尚女介绍,接到报案后,检察院立即展开侦查。一组侦查人员调查朴某和家庭成员的银行、房产、车辆以及公司财务状况等,另外一组侦查人员调取朴某通话记录和出行轨迹等,发现朴某和其丈夫、婆婆于9月23日经延吉去了韩国。
  “畏罪潜逃到境外,这对我们办案来说有很多困难,所以我想方设法与她取得联系。”李尚女说,她通过微信添加朴某为好友,但没得到回应,于是李尚女通过朴某的亲属以及朴某丈夫的亲属“捎话”,希望朴某尽快与自己取得联系。
  “在国庆节之前,朴某终于通过了我的微信好友验证,我开始了对她的劝说。”李尚女表明身份后,从朴某不幸的童年开始像朋友一样聊天,当得知朴某因为怀孕并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和涉嫌犯罪等原因产生自杀的想法,李尚女通过体贴入微的关心和耐心交流,使朴某最终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后来我俩像朋友一样,一天接不到对方的信息,总感觉缺少点什么。慢慢地她对我的依赖越来越重,于是我就劝她回国自首。”李尚女说,她找出法律的相关知识,让朴某正确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很快突破了朴某的心理防线。10月9日,朴某从韩国返回国内,并于当日下午到和龙市检察院投案自首。
  经调查,朴某在公司担任出纳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通过把单位对公账户的钱转到自己银行卡和现金取款等方式,窃取单位欠款220万余元。
  “由于朴某从小生活贫困,她对物质生活十分渴望,而工资不高的她便把目光瞄向了单位的资金,这些钱多数都挥霍在家里装修和家具上了。”李尚女说,朴某买了一套140多平方米的房子,装修十分高档,仅家里的被褥就多达40多套,价格不菲。
  从2014年朴某结婚开始动用单位的钱,直到案发,朴某相当于1天花销1000多元。很多办案人员都不相信,可到银行一查账,发现朴某真的没有额外存款,全都挥霍了。
  10月18日,朴某生了一个女孩,如今朴某被取保候审,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餐馆为规避检查将野鸟化名荷叶、小鸡、鲍鱼

“秋风起,候鸟肥。”(广州话正音字典里的粤语拼音为:cau1 fung1 hei2,hau6 niu5 fei4)

这句以粤语读来朗朗上口的俗语,折射出的是广东浓厚的食用野味文化。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南飞的候鸟被视作自然的馈赠,如佛山三水市还曾举办“禾花雀节”,用以吸引五湖四海的食客。

日前,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回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广州市是全国重要的野生动物聚散地之一,受传统饮食观念、习俗方面的影响,仍有少数人认为食野生动物可滋补、强身,特别是每年的秋冬进补季节,也成为非法经营利用野生动物案件高发期。

“‘宁食飞禽一两,不食地上一斤’的观念根深蒂固,认为进食野鸟是大补,吃鸟已然成为一种传统。”生活在广东的护鸟志愿者李小云说道。

日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发现,

为了规避检查,广州很多餐馆酒楼中,野生鸟类往往以化名现身,如夜鹭称 “夜游鹤”,禾花雀(即黄胸鹀)被称为“荷叶”、“小鸡”……
早在2000年8月,禾花雀和夜鹭就被国家林业局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三有动物”名录),在2001年又被列为广东省重点保护动物。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称,一直以来严厉打击和强化宣传双管齐下,以倡导广大市民摒弃“野味滋补”的落后观念。

但经年累月而成的风俗,改变也并非一时。

广州从化区太平镇兴富市场内悬挂的禁止买卖保护野生动物的宣传横幅。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图

“鸟价水涨船高,吃鸟能体现身份”
在欧高平的记忆中,捕食候鸟曾是当地一件颇具仪式感的活动。

66岁的欧高平,是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居民。他告诉澎湃新闻, 过去人们会特意为南飞到广东的禾花雀留出一块晚熟的水稻田,入夜后用竹竿撑起一张几十平方米的大网覆盖在这块水田上,最后在阵阵锣鼓声和鞭炮声中,成百上千受到惊吓的禾花雀扑到网上,无法挣脱。
广东食用禾花雀的文化在上世纪90年代达到高峰,彼时的佛山三水市曾举办“禾花雀节”,一时间三水北江大堤上吸引着五湖四海的食客,禾花雀的年交易数量高达数百万只。

1997年5月,在民间动物保护人士的强烈抗议下,广东省林业厅叫停了“禾花雀节”。

2000年前后,禾花雀开始受到相关法律法规的保护,但捕杀与进食禾花雀的传统却并未消弭。

“一方面是认为吃鸟补身体的饮食观念还是很深,另一方面鸟越来越少,价格水涨船高,买家吃鸟能体现身份,卖家卖鸟能拿到高额利润。”欧高平说道。

多位护鸟志愿者及餐饮业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随着禾花雀的减少,特别是捕食禾花雀被视作违法行为后,食客主要集中在具备高消费能力的人群,中高端酒楼食用禾花雀仍比较常见,但此雀已非彼雀。

“我一二十岁的时候,禾花雀5分钱就可以买一串,太多了,那时就当改善伙食,(上世纪)80代后就越来越少,现在很多酒楼都是用相似的杂雀冒充禾花雀销售。”欧高平说道。

“现在想抓也抓不到了,尤其是禾花雀,哪里还飞得到广东,在沿途就被抓了。”欧高平叹息。

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被拔过毛的野生杂雀,这些杂雀价格为三到四元一只,通常被当做“禾花雀”销售。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图

禽畜经销商李春告诉澎湃新闻,

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省外野生鸟类已成为广东市场的主力。
“基本上都是省外的,来源多样,候鸟迁徙的沿途省份都是重灾区,比如广东的禾花雀过去主要来自湖南等地,现在河北、山东等北方地区也是重要来源;现在禾花雀少了,吃夜鹭也日益成为主流,广东的夜鹭主要出自江西、安徽等水域较密集的地区。”
广东省森林公安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至10月17日,广东全省共查获野生鸟类27414只,案件中查获的野生鸟类,有九成都来自外省。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也回复澎湃新闻称,从近年来查处的案件来看,涉及非法经营利用的物种主要有白鹭、夜鹭、苍鹭等鹭鸟及绿翅鸭、黑水鸡、骨顶鸡、珠颈斑鸠、黄胸鵐等鸟类。

野生鸟类是来源于各异,从当地经飞机、火车、汽车等多种交通方式运输汇聚于广州,主要出售到省内的珠三角区域、潮汕地区及周边省份。

“火车运输一直是主流,这种方式运量大、运费低,公路运输中很多都是通过客车运过来,因为客车一般重点只会查人,不会查货,但是客车一般只运输活禽。”李春说道。

除了从省外“进口”,本地也有人 “以次充好”,将从附近捉来的杂雀,充作禾花雀卖给酒楼。

10月30日下午,澎湃新闻在广东省白云区一路边摊处看到,几名妇女的脚下散落着纷乱的羽毛,她们正用剪刀麻利地剪去已拔毛的鸟儿的双脚。

其中一名妇女低声告诉记者:“这些是附近捉来的杂雀,和麻雀差不多,三四块钱一只,能捉到这个就不错了。送到附近的酒楼,反正和禾花雀差不多,拿去一样卖。”

注意到记者拍照时,几名妇女立即警惕地围上来,要求删除照片。

鸟只卖熟客且以化名销售
“让候鸟飞”志愿者李小云等人多年来一直在广东各地从事护鸟的义务巡查和宣传活动,“

去各地经常能发现大量的鸟网,前段时间我们还在广州市郊永和隧道山上发现了鸟网,一些乡村酒楼就把鸟网布置在酒楼旁边,现杀现卖。

据李小云及多位志愿者介绍,

每天凌晨,都会有车辆将野生鸟类从广州从化区太平镇兴富市场运往广州及周边地区。“基本上珠三角的禽畜都是从这里出来,‘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有。”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称,今年4月以来,对兴富市场组织大规模执法检查10余次。截止11月1日,查处野生动物案件共62宗(行政案件60宗、刑事案件2宗),依法收缴保护野生动物共12705只(条)。

而在餐馆酒楼中,野生鸟类往往以化名现身,例如夜鹭被称为“夜游鹤”,白鹭被称为“白鹤”,禾花雀被称为“荷叶”、“小鸡”等。

10月31日中午,澎湃新闻来到广州市黄埔区一家名为“角仔山庄”的餐馆。

餐馆菜谱上并未有任何鸟类或野味,当澎湃新闻询问该餐馆是否有野生鸟类时,服务员当即表示,餐馆内有夜鹭、绿头鸭、野猪等多种野味可供食用,其中夜鹭110元一只,绿头鸭150元一只,原本48元一只的禾花雀由于食客太多而已经卖完。

广州黄埔区猛田村角仔山庄内出售的野生夜鹭。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图

角仔山庄一位主厨向澎湃新闻透露,该餐馆野味均购自兴富市场,10月和11月是食用野生鸟类尤其是禾花雀的旺季,禾花雀由于现在货源少而供应紧张,“48元一只的禾花雀,很多其实是用不到10块钱一只的杂雀,一个人一吃起码就是十多只,一桌人你算算有多少。”

广州市天河区的雀鸟轩餐馆,曾被媒体多次曝光有食用受保护野生鸟类的情况。

11月1日晚,澎湃新闻来到雀鸟轩酒楼,菜谱上48元一只的“椒盐小鸟”格外引人注目,一款名为“群英荟”的鸟肉火锅搭配有香槟鸟、珍珠鸟、梅花鸟等多种禽鸟。对于所食用鸟类具体为何种鸟的问题,酒楼服务人员笑而不答,只是强调所食用鸟类为野生。

广州”雀鸟轩“酒楼内的”椒盐小鸟“。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图

在澎湃新闻反复追问下,服务人员表示,所谓“椒盐小鸟”是一种外形、口感同禾花雀都非常相似的鸟类,绰号“一点红”,此外,店内还有238元一只的野生夜鹭出售。

澎湃新闻点了两只“椒盐小鸟”,而在消费清单上,“椒盐小鸟”却被写作“鲍鱼”。

广州市角仔山庄的点菜清单,可见”荷叶禾花雀“、”夜鹤(夜鹭)“等。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图

对此,李小云根据经验分析,“一点红”或为红喉歌鸲,已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二类名录。

一位广州本地从事餐饮行业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一些酒楼为了规避风险,掩人耳目,往往会将鸟类以化名的方式销售给食客,部分酒楼只接熟客,存在的巨大利润空间是这些酒楼铤而走险的动机所在。

“现有的法律法规,对于贩卖非国家一、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的鸟类,往往只是罚个几万块处理,这些酒楼被罚过之后,下一次就又赚回来了
。”李小云说道。

“希望我们的孩子不再吃鸟”
早在2013年底,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公布的最新全球物种红色名录中,广东人爱吃的禾花雀的保护等级,就从“易危”被上调至“濒危”。所谓“濒危”,是指其种群在不久的将来面临即将绝灭的几率非常高。

这是10年内,禾花雀的保护等级第三度被上调。

“从评级来看,禾花雀灭绝的危险比大熊猫还要严重,捕猎是最主要的原因。”国际鸟盟亚洲部主任研究员陈承彦对澎湃新闻表示,根据大陆多个监测点的数据,目前禾花雀的数量可能只有上世纪80年代的百分之一。

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广东省野生动物保护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禾花雀、夜鹭等被禁止捕杀、收购和出售。

但较低的违法成本和较大的利润驱使违法分子愿意铤而走险,违法行为屡禁不止。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0到2013年,仅媒体报道的查获捕杀禾花雀的案例就有28宗,最多时,广州和韶关查获的被捕杀禾花雀数量达到10万多只。

在与传统习俗的较量中,鸟类危局和法律规定常常败下阵来。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赵细康曾评论称,广东人嗜吃野味与岭南传统有一定关联:岭南文化对“传统的东西”保留得较为完全,而这种“传统的东西”中就包括医学文化。

“广东人劝吃野生动物时,会说野生动物‘补’或者‘清火’,他们感到这些都对健康有益。”赵细康称。

此外广东人吃野味,还与当地的气象有关。“这里是过去中国的放逐之地,高温、潮湿,天气条件恶劣,易传播疾病,过去认为人在这里生活比在其余处所更为不易。所以土生的广东人惯于通过食品和药物的疗法来调节人体健康。包含吃野生动物。”赵细康说道。

多名食客认同赵细康的说法。

雷州人苏临状来到广州已有数年,他告诉澎湃新闻,捕鸟吃鸟在地处粤西的雷州更为风行,“食客们吃鸟理由也很简单,认为这很补身体,味道好。”

多位食客还表示,现在野生鸟类少,价格高,进食鸟类更能体现身份,请客送礼也显得大方阔绰。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称,该市保护部门在严厉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时,还努力加强野生动物从业人员的专项培训,提高其守法经营的意识;此外,通过开展一系列保护野生动物宣传活动,以提高广大群众的保护意识,摒弃“野味滋补”的落后观念。

而在李小云等护鸟志愿者们看来

,改变进食野生鸟类的习俗,或许应从教育下一代人不吃鸟入手。
“我们很多志愿者都利用空余时间,去学校、幼儿园教育孩子们爱护鸟类、爱护环境,老一辈的观念或许已成型,希望我们的孩子不再吃鸟。”李小云说道。

对于李小云的实践,国际鸟盟亚洲部主任研究员陈承彦颇为认同,“即使有严刑峻法,但是治本之策是改变人们的想法。

上世纪80年代,台湾地区每年吃掉20万只红尾伯劳鸟,但是随着环境保护意识的提高,现在当地人只会去看鸟而不是吃。教育是最重要的手段,但需要时间。

长期研究野生动物保护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高利红说,人与鸟的关系非常复杂,“希望人与鸟两个系统共生”。

俩男子演双簧卖假玉佛 女子贪便宜被骗3000元

  扬子晚报讯(通讯员 顾钰 记者 万凌云)25日,镇江闹市区青云门路口。两名男子冒充农民工,在路边一唱一和卖玉器。期间,在两人的精彩“双簧”下,成功忽悠一名到镇江游玩女子,以三千元的价格,买下了一尊假玉佛。女子发现被骗后,回头寻找,却再也找不到卖家,随后报警求助。

  警方介绍,报警人王女士讲,几天前她到镇江来游玩。25日早7时许,她在镇江青云门路口附近,发现两名农民工穿着的男子在路边卖玉佛。喜欢玉器的王女士当即停下脚步前往观看。

  看到王女士上来,其中一个男子称,他和老乡一起在镇江郊区某工地打工。24日晚上施工时,在地底下挖到一尊玉佛。说完,他就将带着泥巴的玉佛递给王女士看。期间,另外一名男子也在旁边,不停证实该玉器确实是刚刚挖出来的。

  王女士看到对方两男子农民工打扮,衣服上沾满了泥巴,就信以为真。随后,就接过玉佛问对方要多少钱。对方说要五千,王女士提出两千元,而后对方说打工不容易,家里还有两个小孩要抚养,一番讨价还价后,王女士同意给三千元现金买下玉佛。

  成交后,王女士带着玉佛很快回到暂住处,将玉佛显摆给朋友看。朋友看后表示怀疑,让其到玉器店问问。岂料问过两家玉器店老板后,得出的结论是:根本不是玉佛,就是普通石雕,顶多值200元。而假玉佛身上的泥土,都是两男子“做旧”涂抹上去的。王女士立刻前往寻找卖玉器的“农民工”,早就没了踪影。

  发觉受骗后,王女士立即到镇江大市口派出所报警求助。目前,镇江警方正根据线索,积极开展侦破工作。

  警方提醒广大古玩爱好者,不要盲目购买路边玉器,最好打电话咨询或者请行家到场鉴定后再做决定,“天上不会掉馅饼,切莫因贪便宜而吃大亏。”

男子为拿房抵巨债 花190万伪造父母死亡证明

  退休前,程女士夫妇二人都是国企高管,家有一儿一女。本应该安度晚年的程女士没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小刚(化名)却花了190万元伪造了自己和老伴的死亡证明、姐姐放弃继承权的声明书,将父母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并抵押出去。原来,是小刚在承包工程时欠了一大笔工程款,房子抵押后还欠了贷款公司510万元。事情败露后,小刚一度想要自杀。虽然事后,公证处将房子还给了程女士夫妻俩,但二老还是被小额贷款公司不断骚扰。目前,他们已经准备报警求助。
  不仅“被死亡” 房子还被抵押
  程女士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儿子小刚是做工程承包的,已经结婚,原来一直和他的爱人在百子湾的一处房子中居住。“去年,我的儿媳妇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小刚把百子湾的房子抵押出去了,而且还把我和老伴现在住的房子转到了自己的名下,也准备抵押出去。”她称,听到这个消息,自己震惊不已。“我和爱人还活着,怎么能够不声不响的就把房子过户,还抵押了呢?”
  问了儿媳妇她才知道,原来小刚背着两个老人竟然找人伪造了两人的死亡证明。“证明上写着,我和老伴已经分别在2014年和2016年在河北廊坊死亡了。不仅如此,他还伪造了我女儿放弃继承的声明书,到公证处开了一个继承权公证书。”程女士一边说,一边泣不成声。她不明白,一直孝顺老实的儿子,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经过程女士女婿的辨认,继承说明书上的身份证是假冒的,并且签字也是假冒的。“我们一家人谁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程女士说,就在1月份,一个贷款公司的人还找到了家中。“他们说,小刚已经将房子抵押给了他们,如果不还510万元,让我们搬出去”。听到这个消息,程女士已经完全崩溃。“没想到我都这么大岁数了,竟然要无家可归” 。
  贷款公司不断上门催债
  程女士说,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她们一家人开始疯狂寻找小刚,希望能够问个明白。但是他的手机关机,经常去的地方也看不到人。程女士一家人无奈之下,只能找到公证处进行投诉,并索要房子。经过查证,公证处取消了相关文书。但是事情却没有结束,贷款公司依旧不断上门催债。记者来到双子座的小额贷款公司,一名贷款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和小刚签了合同,小刚也从他们那里借走了钱。现在小刚不知所踪,他欠下的510万元不能没有人偿还。
  没过几天,小刚回到了家中,但是已经不能自如地行走。据他称,知道事情败露,觉得没有办法挽回,一度想要轻生。他称,自己伪造假的证明和抵押房子都是因为承包工程失败,欠了高额的债务。本以为可以通过抵押房屋还清债务,却不想债务越滚越多。“我自己的房子抵押了还不够,债务越来越多。就找人花了190万元伪造了父母的死亡证明和姐姐的声明书,把父母的房子也抵押了。但是竟然还欠下510万元。我之前想过退出,但是已经退不出来。”小刚说,自己很对不起父母,但是现在为时已晚。“我现在希望父母能够起诉我,起码就不用殃及他们了”。
  程女士说,目前,贷款公司天天来家中骚扰,他们一家人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报警求助。此外,公证处并没有尽到查证义务,要对她的损失负责。
  律师:伪造死亡证明已触犯刑律
  对如此闹剧,律师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小刚伪造了父母的死亡证明和姐姐放弃继承权的声明,并且骗取了继承权公证书,并最终将父母的房产过户到了自己名下,种种行为已经涉嫌违法。按照我国《公证法》规定,小刚的行为完全符合诈骗罪,应该以诈骗罪追求其刑事责任。其次,通过伪造材料获得的虚假公证书获得的房产,其后续的所有法律行为,包括房产过户和抵押都是无效的,房子的产权理应恢复原状,重新登记回两位老人名下。小刚用于抵押的借款就应该由其本人偿还,与其父母无关。
  律师同时指出,被骗子用假文书等材料冒名顶替轻易骗过,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存在失职行为,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公证机构有责任赔偿当事人的相关损失。

工人围堵上百民警疑警察酒后开枪

4名便衣男子开着无牌小车,在工地外来回转悠,下车后又以多重身份向工人打听各种信息,工人说他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于是慌忙逃跑,而这时只听得身后一声枪响,顿时自己被吓得双腿发软……24日,昆明两名工人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发布

民警被围后鸣枪示警

24日下午,有消息称昆明市广卫村一公司内传出枪响,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24日晚就此事发布消息称,枪声系办案民警执行公务时遭10余人持械围住后,鸣枪示警。记者了解到,事情未造成人员伤亡。

据昆明市公安局的消息:12月24日14时许,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局民警到昆明市官渡绿化公司走访调查一起持刀抢劫案件。14时40分许,警察经调查发现,两名涉案嫌疑人藏匿在附近。4名调查民警遂在绿化公司门口向门卫亮明身份后,询问公司领导办公室,正准备前往进行调查时,该门卫随即拔腿边跑边喊,随后,从绿化公司工棚内冲出10余名手持器械的男子将民警围住,调查民警发现情况危急,立即朝天鸣枪示警。民警被围后,即拨打110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官渡分局接到指令后即派民警赶往现场进行处置,事态已得到有效控制。

现场

上百民警被工人堵住

记者24日晚赶到当地派出所时,该公司的工人已做完笔录。记者走访的一些工人对何时开枪等多个细节提出异议和质疑。

回想起下午的经历,官渡区五州绿化有限公司员工花开权显得有些后怕。当日下午1时30分左右,花开权和同事尹林平正在公司的工地外闲聊,见一辆银灰色无牌轿车在工地外来回转悠。花开权称,下午2时30分左右,这辆无牌照小车再次开到工地门口。“从车里下来四个穿便装的人,叫我俩站到岗亭后面。”花开权称,他出于害怕就开始向工地内跑,四名男子见状迅速猛追。“他们一边追,一边从裤腰上掏出手枪。”尹林平称,没追出十几米,就见其中一个男子朝斜上方开了一枪。

跑到板房后,花开权的数十名工友闻讯从屋内跑出。见人多势众,持枪男子就将枪装了回去。“他们还反问是谁开的枪。”而花开权对四名男子的行为感到不解:“我又没犯法,为什么追我,还开枪吓人?”

事发后,工人们将四名男子团团围住。下午3时30分许记者赶到现场时看到,十余辆警车停靠在老昆洛路1330号工地外的土路上,数十名穿迷彩服的工人手持镰刀、铁棍、钢管,将上百名身穿制服的民警围堵在门口,一辆没有牌照的银灰色大众车,前后轮均被堵满了石头。“就算是警察,也不能随便开枪啊。”一名白姓工人手持灭火器说。

疑问

此事是否与强拆有关?

为何要将赶来的上百名民警堵住呢?工地的工人告诉记者称,自己所在工地的楼房在12月13日就被一群身穿制服的人强行推倒,有工人还遭对方殴打。“我们的身份证、铺盖还有打印机,所有东西全都埋在里面了。现在出了事,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就想走人,没那么容易。”

一旁围观的民众称,工人将自己房屋被强行拆迁的愤怒,撒在了办案民警身上。现场一名黄姓民警称,目前还不能确定该事件的起因,还不能确定是否真为工人口中所说的是由工地房屋遭强行拆迁所引起。

李天一被控强奸罪 3个月之内或出一审判决

备受关注的李双江之子李某涉嫌强奸罪一案,已有阶段性进展。昨天,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对外通报,李某等人涉嫌强奸案已被提起公诉,检方同时确认了李某“系轮奸”。这也意味着,李某的案件有望在3个月内做出判决。

据北京市人民检察院通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于5月6日受理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移送审查起诉的李某等5人涉嫌强奸一案。在此期间,为完善证据,检察机关依法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现已查明,李某等5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6条第三款第(四)项规定,涉嫌构成强奸罪,且系轮奸。昨天,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李某等人涉嫌强奸一案向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法律界人士表示,我国《刑法》规定,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此外《刑法》第236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具有两人以上轮奸等情节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记者同时了解到,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应当当庭宣布不公开审理的理由。人民法院决定开庭审判后,应当确定合议庭的组成人员,将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副本至迟在开庭十日以前送达被告人及其辩护人。

此外,《刑事诉讼法》第202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两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这也意味着,如不出意外,李某涉嫌强奸一案有望在国庆节前夕做出一审判决。

案发经过

2月19日

海淀公安分局接到一女事主报案称,2月17日晚,其在海淀区一酒吧内与李某等人喝酒,后被带至一宾馆内轮奸。

2月20日

警方将涉案人员李某等5人全部抓获,5人因涉嫌强奸罪被刑事拘留。

3月7日

李某因涉嫌强奸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3月27日

李某案移送未成年人检察处

6月26日

李某代理律师请辞